守候时光

院子里除了花草之外,狭窄的花坛中母亲种上了丝瓜。几番风雨过后,早晨的阳光落到了山墙,留下这一侧的阴凉,丝瓜开始疯长,时光里默默地攀爬,爬过墙头,爬上外面的线,欲撑出一片浓荫,在即将到来的炎炎夏日里,给来往的路人一片阴凉。
几场风雨给围墙涂满了青苔,霎那间有一种古老的感觉,时光老人从里面缓缓步出,这样的清晨轻风拂面,喜欢搬张藤椅,坐在院子中间。把目光远了,近了落在花草,围墙,树木上,不知觉间,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。围墙外头,是一株多年的柿子树,晨风中正独自摇曳,青涩的果实,隐隐约约,我能够想起,收获的季节里红红艳艳。时光的潮汐在哪?在眼前,在脑海,在来来去去的过往,在屋外的墙外的路上。
喝中药已然两个月有余,天地万物都发出了深沉的颜色,光景格外的明亮鲜艳,这已是23年来的另一层境界,康复的节奏,仿佛就在眼前,尽管脑后耳鸣依然阵阵,在这样美好的早晨我相信,它的负隅顽抗已经不会太久。终于感受到太阳每天都是新的。

Last modification:October 10th, 2018 at 10:16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