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室花香

一室花香
下班到家,打开门,一阵花香袭来,浓而不郁,整个房间飘满着幽香。眼睛四下里瞅着,寻着花香的来源。妻从厨房走出来,笑嘻嘻地问到“花美吗?”。“在哪里?”“不就在冰箱上嘛!”。抬眼望去,花瓶上面插满了栀子花,边上伴着一盆吊兰,别有一番情趣。幽香阵阵,沁人心脾,瞬间洗却一身的疲惫。
两三年前新扩的312国道傍村而过,边上的绿化带种植了大量的各种植物花草,每年春夏,甚至晚秋时节,花开不断。村人们总会不时去摘些盛开的花朵,带回家插在花瓶上,让花香常驻身边。妻也随着众人,摘了些置于屋中。
栀子花之于我,当初印象不是那么深刻。家在江南,吴语区内,只知方言名,不知国语名。儿时的我多次问及一些年长于我的人,用国语讲此花名叫什么,居然没有人能答上来,一直有些遗憾。记住花名还是缘自刘若英的歌曲〈后来〉,当中有句歌词提及“栀子”。只知道每年初夏,空气中总是时尔飘着栀子花香。年老的嬷嬷们总喜欢戴几朵在发梢,或是给亲爱的孙女们扎两条小辫子,别上几朵栀子,一边回味自已天真烂漫的童年岁月,一边幸福的微笑。
记得在常州那几年,电视新闻上报道一位卖花的老嬷嬷。每天清晨,老嬷嬷准时从苏州虎丘塔下出发,坐着绿皮的火车,挑着两篮子栀子花,到常州大街小巷,叫卖着。那悠悠的叫卖声传来,柔柔的吴侬软语,从姑苏一直传到龙城,传到我的心底,传到今日,我依然记忆犹新。多年来,每次去上海,或路过苏州,透过车窗,总情不自禁的远望那斜立的千年虎丘塔,期望在塔下再次看到老嬷嬷挑着满篮子的栀子。
“那边还有一小盆呢”妻忽然道。隔壁屋内饮水机顶上还放着一盆。难怪花香如此袭人,只是数量颇多罢了。闻着一室的花香,只想再听听刘若英的〈后来〉。

Tags:栀子花
上一篇
打赏
下一篇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