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吟游子

感恩节随想
四百来年前的那个冬日,大西洋波涛汹涌。“五月花”号帆船,停泊在北美大陆充满希望的海岸。一群白人,从欧洲逃离,带着无...
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
02
2011/12

感恩节随想

四百来年前的那个冬日,大西洋波涛汹涌。“五月花”号帆船,停泊在北美大陆充满希望的海岸。一群白人,从欧洲逃离,带着无限憧憬,踏上了印第安人祖辈生活的土地。远洋的航行,奔波的疲劳,传染的疫情,粮食的匮乏,让这些拓荒者,生活难以为继,濒临死亡。最早美洲的殖民者,以这样狼狈的姿态走进了新大陆。危难时刻,印第安人怀着好客之心,接纳远方的陌生人。玉米衣物,生活用俱,让现代北美的先民,渡过了危机。那个寒风凛冽的冬夜,不再漫长;那样身心的疲惫,慢慢消散充满温暖。
开春后,北美大陆壮阔辽远,空气中充满着青草的芳香,无名之花随风摇曳。拓荒者和印第安人,走在万里无云的早晨,手把手,种植着玉米,谈论着来日的希冀,不时打着手势,露出灿烂的笑容,洋溢着激情。
待到秋天的黄昏,收割完最后的一垄玉米地。白人开始享受着新大陆带来的快乐和满足。备好足够的礼物,走进了土著部落,迎接他们的是,辽远的夜,跳动的篝火,神秘的舞蹈。那一天,正是他们登岸后的周年。白人们不停的说着“THANK YOU,THANK YOU FOR GIVING ME THE HELP。”那个昏昏灯火的夜晚,充满了激情和希望的光芒;那个令人欢愉的夜晚,述说着移民感谢的衷肠。
而后,一年又一年的那一天,越来越多的欧洲移民,加入了感恩的行列。于是那天,白人称作感恩节,他们真心以待,虔诚感谢。
更多的拓荒者来到这片土地,最早的拓荒者把财富的喜讯带回了欧洲,后继者们蜂拥而至,拓荒变成了掠夺,友爱替代了杀戮,财富酝酿了灾难,有限的资源,无尽的需求,让这片土地,充满了血腥。近代工业文明踏过古老的原始部落,伴着血雨腥风,压倒性的取得了空前的胜利。印第安人抗争,失败;对战,退守,一步步退逼到了深山。白人取得彻底的战迹。
每年,感恩节的活动依旧传承,最初的对象已无人铭记。面对更多的白人群体,把感恩献给了自己、长辈、父母、给予了身边所帮助过的人群。最初的恩人,已经被他们的屠刀,赶出了他们的脑海。
不知道那一年,从土耳其随船而来的火鸡,成了感恩节的必备食物。从中东通过土耳其海运到达北美,连接欧亚大陆土耳其上空,交织着阿拉伯语、希伯来语、波斯语、英语,土耳其语,火鸡中转的繁盛,让TURKEY(土耳其)成了火鸡的代名词。
一年年的感恩,火热依旧,忘却了最初意义的白人,为了谋求更多的自身利益,自我枪炮以对,独立战争开始。 来克星顿的一声枪响,一个新的民族得以诞生,一个新的国家得以成立,而那些退守深山的土著,为逃避硝烟,再次迁徙。他们又一次被枪炮所累,人群渐渐稀少,离开古老的土地,苟延残存。
感恩节依然继续,近百年来不停地说着感谢感恩的人们,再次点燃了战火。南北战争的爆发,无疑又一次让那些古老的印第安部落,遭遇灾祸。从最富饶的田野步入了最贫脊的荒原。一个强大的美利坚初具雏形,一个古老的民族走向没落。
那刻,仿佛看见,深山峡谷中,一位满脸皱纹的老人,双手扣地,凝视长天,念念有词,向自己的祖先,倾诉着,祈祷着。风荡山谷,人独沧桑。

Last modification:October 10th, 2018 at 10:31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