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穿越火线》有感

《穿越火线》,类似于多年前的《反恐精英》游戏, 一次偶然的机会,接触此款游戏。多年前,有过反恐精英玩过的经验,上手穿越火线也是信手拈来。数年以来疏于电脑游戏,一旦粘染,带来的兴奋与快乐令人欲罢不能。
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,久别战场的硝烟,现实生活的人们希望永离战争。平淡的生活,往往掩藏了内心原始的骚动,用某种玩乐的方式来发泄心中的烦恼,借着游戏来舒缓工作的紧张与生存的压力。此种爆力游戏应时而生。
清点枪支,整理弹药,挎上军用背包,几次轻点鼠标,进入了战场。穿越火线有着很多的模式,我独爱团队模式。运输船是我钟爱的场景。八人一组的保卫者和潜伏者,是对垒的双方。苍茫的大海上,运输船随着波浪的起伏,伴着铿锵的音乐,一场战斗开始上演。
运输船的首尾是双方的基地,是战斗的出发地。每一次跨出舱门,习惯性地扔出手雷,会听到敌方走过的路线上传来的爆炸声。如果正巧是敌人经过,能听到敌人残烈的死亡呼叫。穿过船上的货柜,摸向敌方的基地,于是短兵相接,冲锋的枪支吐着火舌,双方闪躲腾挪,面对面的交锋,死亡或生存,只是区区半秒。对手倒下,你正欲暗自庆生,念头未转间,你又在另一枪手下,来不及闪躲跨出一步,訇然仆地。而或,被手雷击中,身躯猛地被气浪弹向空中,继而柔如秋叶般飘落地面,碧血四溅,耳傍传来激烈的枪声,天地嘎然消失。残酷的战场,生命如蝼蚁。此刻,游戏系统提供你两秒的时间,从空中看到自己死亡的过程。而后再次重生,从基地出发,重新投入正在进行的战斗。
战争,让我们一次次死去活来,在杀戮中极大满足了嗜血的快感。长枪短枪,轮番上阵,手起刀落,可能不是敌人的头颅,而是自已身首异处。每一秒都是生死之间,每一眼皆是敌死我亡。在爆炸和枪弹声中,在闪光与烟雾中,在浴血奋战中,在生离死别的一刻,灵魂忽然飞腾,看见自已或是对手躺倒的姿态,一种莫名的悲壮骤涨满怀。
平凡的岁月,离世的凡人,无法看到死后自己的身影,怎样的辞别,怎样地看着同伴在你的面前,诉说或是安排你的终老之路,而在穿越火线那刻,看到了结局,看到了周遭的战友,踏着你的身躯勇猛前行。
弹药的火光依然炽热,冲锋的人们依然瞄准,而身后是硝烟弥漫,你的血液燃红的那一抔黄土,你的身躯转眼消失横卧疆场,也许漫漫的岁月长河中,我们也是身处一场战斗,时刻与人生命运而冲锋,去获得一种自我的荣耀。真实的一生,是单向的轨道,走过就没有回头。只有在游戏中,我们才有机会,在别离此生后,反省我们的生命全部,重生的机会,让你重新来过。见证虚拟的死亡,珍惜现实的存在,唯有如此,穿越我们人生的火线,方知相爱珍惜。

Tags:穿越火线
上一篇
打赏
下一篇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