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惊魂

手机闹钟响了起来,睡梦中正抱怨墙壁上没有一个好用插座来给手机充电而纠结。不是插不进就是插座根本不通电。得,闹钟一响,人也醒了,烦恼全无。
醒了,手机闹钟仍然在唱着歌,伸手向床头柜摸去,将手机抓到眼前睁眼一看,白色的光芒格外刺眼。才凌晨四点。手机闹钟是设定在六点半,还未到闹铃响起的时间,可耳畔分明传来那幽幽的曲调,不急不缓,似曾相识,一时间,疑惑自己究竟仍在梦中抑或已是醒来?半梦半醒之间,从一种纠结转入另外一种纠结,竟然毫无防备。
仔细听听,闹铃声似又消失。春暖的凌晨寒意依旧,昨晚狂风大作持续至此时,窗户的缝隙掠过风的身影吟着呜咽。半梦半醒之间断定原是风声,并非闹铃。
将手机置与原处,拉上被子,盖过头顶,让那风声孤芳自赏。蒙头而睡。忽然,那幽幽的曲调于耳畔再度响起。一种惊恐跟着一个激楞,令人睡意全无彻底醒来。
传闻后半夜与凌晨交汇的时节是一日中阴气最盛的时段,耳畔的乐音像首招魂曲,和着窗户的呜咽,仿佛听见《午夜凶铃》中恐惧的惨烈声。有道是平生不做亏心事,半夜不怕鬼敲门。自谓此生问心无愧,事事对得起天地良心,此念一起,心怀释然;旋又转念,快到清明了,万一鬼敲错了房门跑错了人家,这可怎甚是好?清明,这个特殊的日子也就后天,这是一个缅怀先人悼念亡魂的日子,而偏偏临近这样的日子,传来如此幽怨阴森的旋律。头皮开始发麻,心中无神论的自信渐渐退却。人类自文明进程以来,鬼神的信仰始终相伴,仰望夜晚的星空,敬畏神灵的人远远大于无神论者。
念及此,立即披上件衣服,走向客厅及其他的房间,寻找那令人心惊旋律的来源。客厅和餐厅相连,公寓楼大多相似的户型。早春的凌晨,东方泛白的时辰仍然较晚,没有拉上窗帘室内透着淡淡的光,明灭飘忽,外面风声呜咽,幽幽地和着那令人心底发凉的旋律。
未完待续 以上写于2012.4.3

Tags:清明
上一篇
打赏
下一篇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