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吟游子

延陵行
一、到达的时候,已近黄昏,太阳失去了它的威严,空余暗淡的残辉在寒风中,依稀可以辨人。古镇延陵,我又来了。此刻的我,...
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
12
1996/12

延陵行

一、到达的时候,已近黄昏,太阳失去了它的威严,空余暗淡的残辉在寒风中,依稀可以辨人。

古镇延陵,我又来了。此刻的我,再也没有昨日的忧愁,只有满怀的期待和一身的尘埃。

所,在幕色中有些萧瑟,夜风拥抱着白墙黑基的房舍,斑驳的墙面,陆离的地面,在夜色掩护下朦胧而淡远。

友人的宿舍建在一条河流的边上,河水很脏很暗,隐约地感觉到宿舍也一样的斑驳陆离,每个角落都向我倾诉着它与所共同的过去和沧桑。一中踏进宿舍,心也随着室内的气温骤然下沉,高考时的恐惧迎面向我扑来。

夜带着我的心四处飘荡,昏黄的灯火将我拥抱。话,在这短短几分钟内,在脑海汇聚成为一个汹涌的漩涡。

夜的脚步一点点逼近,带来愈加无影的黑色。又一次的促膝长谈如花开花落自然而发,于是寒意在话的温暖里渐渐消失。不知道这是第几回坦荡交谈,但依然风生自如。每一句每一言都是珍藏的长久情感的表露。“昏昏灯火话平生”,不知不觉夜已深。

古镇延陵在夜色的怀抱里,更加安祥、静谧地沉睡,呼吸均匀细长,昏黄的灯火却愈发白炽。

二、只想走近你的身傍,并不刻意闯入你的怀抱,但是每一阵风、每一片云却为何又带着一点点冷漠,尽管不很在乎,却也不想带着失意离开。

约好了下午,虽然天气晴朗,风亦柔和,这是否是虚假的广告,展示一番,而暗藏千百心机,让我入彀;抑或早忆暗示,这一倘终究只是枉然。

无法怪你,毕竟不全是你的错,知道过去的日子,留给你许多的遗憾,也让你失意满怀。一直以为,千年来历经风雨蹂躏,能包容一切,然而对于我,却如此刻骨铭心不能忘怀,注定要我也失望一回,痛心一回。

午后的归途中,似乎明白让我心痛的同时,也让我牢记此行此情,让失意深埋于心。

抽上一支久违的香烟,打上几局并不熟悉的台球,此刻无兴可乘,无所谓败兴而归,输赢早已是预料之中。

三、了解越是的事,兴趣自然会逐日稍减,相知的话总有尽时,更多的是沉默。

友只是开始埋头于书,我把目光投向窗外,正视白天的延陵。

很静,这是延陵。乡村总是宁静,古镇亦然。看清了昨夜无法看清的那条河,一潭死水,黑暗的河水,漂着白花花的杂物,共同折射着午后的阳光,褐色的河题贴着斑驳的房舍,枯树在风中伫立,刻画着粗细不一的暗影。

时间在凝固,一条黄狗不知从何处窜出,独自的嬉戏,点动了古朴的遗物。

我的眼光也冻结了,在这隆冬的古镇。

Last modification:October 29th, 2018 at 01:55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