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吟游子

途经水库
去新桥回来的路上,正是午后阳光最盛的时刻。公路在山脚下绵延去,行人罕见,间或对面或身后驶过的汽车擦身而过,热浪便汹...
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
12
2003/08

途经水库

去新桥回来的路上,正是午后阳光最盛的时刻。公路在山脚下绵延去,行人罕见,间或对面或身后驶过的汽车擦身而过,热浪便汹涌而至。这样炎热的夏日里,多想去海边冲冲凉,除却灼热的气息。
  海是那样的远,只有河水,河水是如此的混浊,只有池塘。池塘太小,游泳池太挤,多年来,随着城市的发展,环境的恶化,游泳冲凉也变成了一种难以企及的奢望。
  公路两傍山小树绿,几个起落,居然眼前出现一大片水域,远望去碧波荡漾,心襟不禁为之摇荡。绕过小村庄,走到水边,微风拍岸,波澜不惊。古人云:观水有术,必观其澜。水波即已不惊,则波澜无所可观。细思量来,此该是泰山水库吧。十岁那年途经,忽忽几欲二十年。此距家,不过三十里许,却廿年才一相逢,盖人世间事,不惟距离远近分亲疏,在人心不在其表吧。
  几个孩童,正水中嬉戏,水花溅开,打湿了童年与他们相同的心境。与是乎,立刻解衣入水,多年的荒芜的泳技令我感到陌生,湖水的浮力,抗距着地心的引力,游出十米远,已气喘连连,不能向前。人胖了,心累了,肌肉松了,天地更似渺远了。帖着水面远望,四面皆山,一片绿意,湖中小岛,更遥不可及。心随岛远,有水意清凉袭人,万赖俱无声息,唯沙鸥在前,低空徘徊,孩童欢语,若有似无。
  今日水世界,宁长留于此,不辨晨昏,独乐不返。

Last modification:October 29th, 2018 at 03:36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

Leave a Comment